切换到宽版
  • 462阅读
  • 0回复

清代儒将覃远琎生平考略(中)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葵山石头
 

发帖
35
铜币
71
威望
9
贡献值
0
银元
0
好评度
0
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  发表于: 2018-12-11
    
     四,     文官挂帅,  左江平乱

   自咸丰四年起,南宁府永淳县池黎村孙仁广(今属邕宁中和镇)和梁安邦盘据在永淳县山泽村(今属南宁市横县)十年之久,为害一方,官军久攻不下,而山泽颃匪反而越来越壮大,成为朝庭的心腹大患,清庭担心星星之火会燎原,引发更多的农民起义,曾多次下旨征剿一直未果,便欲趁张凯嵩、覃远琎攻破贵县平天寨黄鼎凤,军威正盛之机把山泽颃匪剿灭。同治四年润五月,广西巡抚张凯嵩指令浔州知府覃远琎协助刘培一围剿山泽颃匪。《清实录同治朝实录 实录卷之一百四十六:“○又谕、瑞麟等奏、康逆攻扑嘉应州属。张凯嵩现派同知刘培一接统南甯军务。并派知府覃远琎帮同办理。即著张凯嵩将南甯一军。暂交该员统带。妥筹攻剿。”
   同治七月南宁知府王达材调任浔州代理知府,覃远琎由浔州知府晋升广西左江分巡道(候补)加兵备衔,从一个地方官员升任专职带兵打仗的道员,执掌兵权,带兵剿贼,在桂西北一带征战,披荆斩棘,上下杀敌,清除颃匪。
清代道的长官称道员,俗称道台,在书信往来中通常称为观察。《清史稿》职官三:“皆因地建置,不备设。”  道员的主要职责是协助督、抚、藩、臬诸地方人员管理政务、监督府、县。晚清的道员因为时局混乱,大部份都加兵备衔,带兵剿匪。覃远琎入仕从政以来多次参与剿匪平乱,表现了卓越的军事才能,屡战屡胜。所以,当时的广西巡抚张凯蒿很赏识他,认为他胆识超群,素有谋略,善于带兵打仗,攻城拔寨,而其时桂西匪患甚多,正好让他领兵剿贼。大清朝庭为此连下几道圣旨,务必剿灭山泽颃匪。
  《清实录同治朝实录实录卷之一百四十九:“同治五年七月。○又谕、张凯嵩奏、官军偪攻那檀山泽贼巢情形一摺。刘坤一所部之军。现已归刘培一接统。并经张凯嵩派令道员覃远琎会同剿办。即著张凯嵩督饬刘培一等严密布置。”。
  《清实录同治朝实录实录卷之一百五十四:○又谕、张凯嵩奏、南甯贼势已穷。官军分击叠胜。现募新军赴营协剿一摺。逆首孙芢广、盘踞南甯府属之那檀山泽两巢。------现在覃远琎将贵县平塘一带踞匪剿除。率所募春字等营。驰赴永淳协剿。官军兵力已厚。著张凯嵩严檄刘培一、覃远琎等军。迅即合力进攻。务将那檀山泽踞逆。悉数殄除。
  《清实录同治朝实录实录卷之一百五十六:谕军机大臣等、劳崇光、裕麟奏、------南甯逆首孙芢广等、盘踞那檀山泽两巢。相持已久。刘培一等虽屡次获胜。尚未得手。张凯嵩现已出省督办。著即由平梧一路。进趋南甯。沿途布置。督同刘培一、覃远琎等、相机进攻。
清实录同治朝实录》实录卷之一百六十○又谕、张凯嵩奏、南甯官军。歼除援贼。现饬乘胜围攻一摺。逆首孙芢广等屯踞那檀山泽各巢。为日已久。此次刘培一等督军进攻。坚巢未拔。而士卒颇多伤亡。-----著张凯嵩即饬刘培一、覃远琎等、会督各军悉力围攻。务将那檀山泽各巢。克日剿洗。毋再宕延。
清实录同治朝实录实录卷之一百六十七: ○又谕、张凯嵩奏、官军进规山泽。连破贼营。现筹乘胜攻剿一摺。山泽逆首孙芢广等。盘踞溪峝。稔恶阻兵。引次楚军湘勇。奋力进攻。数日之间。蹋平贼村贼营二十五处。捦斩极多。实足以褫贼魄而扬军威。张凯嵩现赴南甯。即著督饬刘培一、覃远琎、王月亮等军。将附近村垒。设法攻克。
   孙仁广盘踞山泽已久,生性残暴,对附近村寨烧杀劫掠,无恶不作,百姓闻匪即惊。《灵山县太平镇大事记》:1860年,孙仁广(大成国将领)蹂躏三宁练各村,踞那楼圩,后该匪陷至太平,破竹围村,廪生黄敬诚遇害。 1862年五月,南宁班梦纶带兵剿孙匪,至宋太练之那律各村,败于匪。匪陷屠(攻陷、屠毁)那谐村。 1863年,孙仁广复率党万余寇三宁练,大肆荼毒,鸡犬不留,陷至太平,遂踞太平圩。后退踞那香香、长滩。是年,冯县令督兵数千至太平攻那律匪村,以粮乏无功引退。《邕宁县志》:据史籍记载及地方父老传说,孙仁广统治手段残酷,声称:“人不杀人人不 富,火不烧山地不肥”。所到之处,不归附的悉行诛戮。旧地方志载:“永淳、宣化、灵山 人民遭其惨杀者以万余计”。其酷刑有凿睛、斩指、割耳、割阳具、割双乳等。或以绳穿鼻, 一牵多人,游行示众。 他听说邕宁中和周禄村柳坡庠生玉炳旗颇有才干,欲邀请他做师爷,但玉炳旗不愿干,孙仁广便以全村人性命威逼,玉炳旗不得不就范,做了他的师爷。《邕宁陆氏族谱》:邕宁百济乡的陆步赢为使乡民免受孙仁广的匪害,组织乡民自发进行反抗。
   张凯嵩亲自出马,与刘培一 、覃远琎率领清军对孙仁广围剿,历经两个多月的艰苦战斗,逐渐攻占匪巢外围,孙仁广龟宿在山寨里拼命抵抗,隔着栅栏用火铳向外轰击,清军一时不能得手,双方处于胶着对峙状态。覃远琎派出哨探摸清敌情,了解到孙仁广为了安抚山寨颃匪,在中秋佳节杀猪宰羊畅饮,便趁山泽颃匪饮得半醉放松警惕之际大举进攻,让刚受抚的李青山率领部下先冲到栅栏处,放火烧毁栅栏,从外往面投掷燃烧物,饮得半醉的顽匪惊慌失措,乱了阵脚。覃远琎趁机率部猛攻,终于在中秋之夜攻破颃匪山寨,荡平贼寇,凯旋而归。


   未几,即奉旨率二十营精锐兵勇进军镇安府、太平府,攻剿镇安叛匪吴亚终《清实录同治朝实录》实录卷之一百八十六: ○又谕、张凯嵩奏、移军进剿镇安太平土匪一摺。镇太地接边壤。土匪遍地。历年未能剿办。现在山泽肃清。自应移得胜之师前往进剿。该抚所筹归并二十营。以十六营取道隆安。直趋镇安。为专剿之师。以四营取道新甯。进扎太平。为掎角之势。布置尚为妥协。即著饬令道员覃远琎、接统全军。迅速进剿。
吴亚终之父吴凌云曾在东罗(今扶绥县东罗镇)建立延陵国,自称延陵王。咸丰十二年(1862)二月被清政府派兵围攻,相持两月余,吴凌云突围阵亡,遗部由其长子吴亚终率领,转战左右江,吴亚终曾是太平府、归顺州、镇安府等地的地方团练,受地方官府的委派维持当地治安,后反复多次叛乱(或称起义)。同时灵山的起义军小张三占据归顺,安德,小镇安(今那坡县)。同治三年(1864)三月,吴亚终攻占了小镇安城,通判汪桂被俘。七月,亚终击败清军胜勇营,据三台山及峒平一带。同治四年(1865)正月,吴亚终、小张三等联进攻镇安府城,散据在左右江流域的天地会党李天锡,延陵国旧部黄崇英等闻吴亚终起事,便群起响应,公推吴亚终为首,小张三为副。吴亚终、小张三屡攻镇安府城不克,吴亚终、小张三、黄崇英退郎家圩,李天锡屯岩,黄付胜马隘,黄十三老坡,牛头坡洪,刘永福安德。这期间各地客练(地方团练,也称起义军纷纷攻城夺地,桂西一带为之震动广西云南交界大部地区为吴亚终势力控制。同治五年十一月,广西巡抚张凯嵩派覃远分赴左右江各府州县平乱先攻克天保县,再克泗城州,镇安府。同治七年九月,覃远军进入归顺,派中府张士安扎化峒,游击马正龙扎那足,将士们浴血奋战,终于攻破归顺州,吴亚终溃逃越南。
   经连年征战,奔波劳碌,加上同行将领争斗顷轧,覃远琎心力交瘁,积劳成疾,便托病请辞,交出统兵军权,回家乡养病。




    李天锡、黄崇英、小张三、吴亚终等几股势力在太平、归顺、镇安等地盘踞,时而成为地主官府的团练守城,时而成为攻城掠地的土匪,就连在归顺州经商的宾州大富豪潘   为维护宾州客商和广东客商的权益也组建团练,多次参与守城,抗击土匪,后来也成为一大匪患。这几股势力的大批人马要吃,要穿,要补给粮草弹药,要钱养家,对附近的商户、百姓反复劫掠,百姓苦不堪言。归顺州当时受黄宏泽等势力的围攻,虽然能勉强守住,但知州黄羲亭觉得兵微将少,便招抚吴亚终为归顺州的客练,代为守城。吴亚终早想夺取归顺州,一听正合他意,便假装答应,把队伍开到城里便将知州黄羲亭拘押起来,轻轻松松占领导了归顺州。《靖西县志》大事记 “同治五年(1866)  正月初,客练黄泽宏率其部逃去,知州黄羲亭招抚吴亚终,亚终伪降,进驻州城即反。------九月,官军左江道覃远珊率大军入境,派中府张士安入扎华峒,游击马正龙进扎那足,营务处蒲荫枚扎枯冯。驻扎华峒巴叫山寨官军被义军困四十余日,马正龙率兵来援力战才解围。《靖西县志》 第四编 军事 :“同治五年(1866),巡抚派左江道覃远珊率大军剿抚,历时两年。七年五月,提督冯子材亲带大军进剿。六月,官军占领归顺各村,吴亚终弃归顺奔越南据高平。”
   强将手下无弱兵, 覃远琎手下将士英勇善战,中府张士安、游击将军马正在覃远琎的指挥下各呈英豪,奋勇向前,大破敌阵。《德保县志》第四篇 军事:(清同治)七年四月,清军又攻克天保(德保县)的旺峒、陇峒,继而攻打郎家圩,小张三退到归顺州,被清军合围,小张三于州城外列营30多座,清军也环营包围,左江道覃远进又占据归顺州。 游击马正龙攻破3座起义军营垒直插内部,各垒崩溃。”《广西通志 大事记 :同治六年(1867年)正月  巡抚张凯嵩派道员覃远琎督清军、团练万余人围攻归顺州。-------同治七年(1868年)三月  吴亚终率部分主力退入越南牧马。小张三坚守归顺,至四月二十一日,左江道覃远琎率清军猛攻归顺州,小张三战死。
   由于左江流域的几路义军联合抗击,覃远琎这次左江剿匪颇费周折,几股义军各据要冲,互为犄角,进可攻,退可守,随时侍机突围逃跑。先是黄崇英部计划从泗城州进入云贵躲避围剿,率兵突袭泗城州,而凌云县知县刘琢掌握的信息不灵通,带兵到十里之外的浪平隘口迎敌,却不料黄崇英在内鬼的领路下,只带一千精锐义军从小路直奔泗城,通过内应的协助,打开城门,一举攻入城中。代理泗城知府陈燮埏颇有才干,一身正气,但手中无兵调用,他一介书生不能拒敌,面对如狼似虎的暴徒,大义凛然,从容自杀徇国陈燮埏为官清廉明,深得民心,死后百姓建祠祀之)。泗城被占,陈燮埏就义,震动朝庭。刘琢被朝庭革职留用,带罪立功,以观后效。巡抚张凯嵩即令覃远琎率军急速弛援,与左右江镇总兵李士恩、黄仲庆和同知朱腾伟一起合力收复泗城州。黄崇英从泗城溃逃,本想去云贵安身避难,但被贵州张亮基带清军截击,只得转而逃往百色,后从百色逃出越南。《清实录同治朝实录》实录卷之一百九十一:○谕军机大臣等、张凯嵩奏、镇南窜匪。阑入泗城。分兵剿办。及安插广东客民。酌筹妥办各等语。镇安土匪。因山泽荡平。欲由泗城窜赴黔疆。淩云县知县刘琢带兵扼堵。而该匪已由闲道阑入县治。览该抚所奏。此股土匪。零星窜逸。仅止千人。又称该知县调集兵练。轮流往攻。毙贼甚众。是强弩之末。已不难就地歼除。何以遽由闲道突扑县治。该知县竟毫无御备若此。殊恐不实不尽。淩云县知县刘琢、著先行革职。暂准留营效力赎罪。仍著张凯嵩将实在情形查明。据实具奏。不准为属员规避罪名。其代理泗城府知府陈燮埏是否遇害。及武员专汛各职名。一并查明具奏。并著赶紧饬令覃远琎抽调劲军。驰赴泗城。与镇安一军。约会歼剿。克期收复。
    黄崇英从泗城州败走到百色与小张三部会合,覃远琎率楚勇移营奉议州(今田阳县),规取归顺州吴亚终。吴亚终闻小张三移军百色厅,即弃归顺率部到剥隘,联合六冲、八角山起义军,与小张三等合攻百色城,覃远琎随即又率兵驰援百色,以解百色之围 。吴亚终、小张三趁机占据镇安府都安。《清实录同治朝实录》实录卷之一百九十七: ○谕军机大臣等、张凯嵩奏、克复泗城。慎筹善后。并办理镇安太平等处土匪各摺片。镇安窜匪阑入泗城。经张凯嵩派总兵黄仲庆等驰往剿办。叠克贼巢。进薄泗城。乘胜直夺关门。大举环攻。群贼自相惊乱。遂于上年十二月初七日。将泗郡克复。生捦贼首黄晚、先锋罗大等、三十八名。办理尚为妥速。所称贼首黄晚。讯明确供。已否正法。未据声明。同治元年三月闲。据薛焕奏、逆党黄畹句通发逆。曾谕薛焕密拏。该逆附托洋人。潜逃无踪。此次所获之黄晚。是否即系其人。著该抚详讯供词具奏。泗城虽已收复。逆首吴亚终盘踞镇安。难保不复萌窥伺。著饬覃远琎督饬朱腾伟认真摉捕。慎筹善后。至覃远琎一军。攻剿镇安等处土匪。剿抚兼施。叠平贼卞。捦斩甚多。余贼遁回归顺。镇郡南路肃清。杨廷玙一军。攻剿太平一路。生捦首逆梁得培、王之贤、全股悉平。剿办均属得手。著张凯嵩饬令覃远琎、杨廷玙等、乘此军威。速将伏莽摉捕罄净。以靖边圉。
    同治六年二月,吴亚终转而移扎马隘,小张三仍据都安。四月,亚终复入归顺新圩。以龙临三台山、安德为据点,分驻城东郎家圩,城北新圩,城南旧州、鲁利等圩,互为犄角,纵横数百里,与清军对抗。覃远琎采取步步为营的办法,逐一肃清义军外围据点后,四面围攻镇安府义军,吴亚终亲自率兵增援,混战中吴亚终脚部中枪受伤,行动不便 ,指挥不灵,队伍混乱。覃远琎率部一举攻克镇安府城,吴亚终退回归顺州。《清实录同治朝实录》实录卷之二百四 :○丙子。谕军机大臣等、张凯嵩奏、镇安官军。分投攻剿。同获大捷首逆中炮受创。现在激励各军进剿一摺。覃远琎等军。攻剿镇安股匪自二月抵枯冯后叠次获胜逆首吴亚终亲率悍党来扑。官军奋力夹攻。吴逆受伤。势甚穷蹙。著张凯嵩督饬覃远琎等。乘胜进偪贼巢。力图攻克。
    正当清军步步进攻,节节胜利之际,同治六年二月,清庭下诣广西巡抚张凯嵩升任云贵总督,令江苏布政使郭柏荫接任,在郭柏荫未到任前由广东布政使吴昌寿署理。《清实录同治朝实录》实录卷之一百九十七:○又谕、本日据刘岳昭奏、劳崇光因病出缺。已明降谕旨将张凯嵩补授云贵总督。郭柏荫补授广西巡抚。未到任以前。令宋延春护理云贵总督。吴昌寿前赴广西署理抚篆矣。
○又谕、本日已明降谕旨命吴昌寿署理广西巡抚。粤西伏莽尚多。弹压抚绥。均关紧要。张凯嵩擢任滇南。克日赴任。势难久待。前据吴昌寿奏请回籍修墓。现在曾否起程赴粤。著于接奉此旨后。无论行抵何处。即行星速驰赴粤西。如尚在原籍。即著马新贻催令赶紧料理起程。迅赴署任。将此由五百里谕知马新贻、并传谕吴昌寿知之。  
○以广西巡抚张凯嵩为云贵总督。未到任前。以云南按察使宋延春护理。以江苏布政使郭柏荫为广西巡抚。未到任前。以广东布政使吴昌寿署理。
    但郭柏荫不愿接任,一个月后上谕由吴昌寿接任巡抚,但此时的广西烽烟四起,一片乱象,吴昌寿也不愿接这个烫手山竽,迟迟不到任,朝庭连发谕旨催促,一直拖到六月才到达广西,与张凯嵩交接。《清实录同治朝实录》实录卷之一百九十九:○又谕、前有旨授张凯嵩为云贵总督。并命吴昌寿署理广西巡抚。饬令迅赴署任。以便张凯嵩交卸赴滇。-----查明吴昌寿曾否起程。迅速催赴署任。不准稍涉延缓。该署抚到任后。张凯嵩著即交卸起程。
《清实录同治朝实录》实录卷之二百三:○又谕、张凯嵩奏、庆远官军越境攻克苗寨。-----吴昌寿计日当可到任。并著严饬各军无分畛域。总以地方为重。不可稍有推诿。该督抚等功罪所在。朝廷自能洞鉴也。勉之。将此由五百里谕知张凯嵩、张亮基并、传谕吴昌寿知之。
《清实录同治朝实录》实录卷之二百四:谕军机大臣等、张凯嵩奏、镇安官军。分投攻剿。同获大捷首逆中炮受创。现在激励各军进剿一摺。覃远琎等军。攻剿镇安股匪自二月抵枯冯后叠次获胜逆首吴亚终亲率悍党来扑。官军奋力夹攻。吴逆受伤。势甚穷蹙。著张凯嵩督饬覃远琎等。乘胜进偪贼巢。力图攻克。尽歼丑类。毋留遗孽。吴昌寿早已由浙起身。计可到粤。张凯嵩于交卸后。即当挑选精卒。取道入滇。毋稍延缓。将此由五百里谕令知之。
    这时正值覃远琎率兵进攻归顺州外面的马隘、都安墟,战斗激烈。吴昌寿到任后觉得广西匪患严重,且官场复杂,便干脆托病请休,奏请由广西布政使苏凤文代理政务,把印信交给了苏凤文。同治年七月,清庭下旨改由原广西布政使苏凤文代理广西巡抚,十月正式任命,全面负责广西政务,同时接盘左江流域剿匪工作。
《清实录同治朝实录》实录卷之二百七:○又谕、传谕署广西巡抚吴昌寿。吴昌寿奏、镇安官军。攻克马隘都安两贼巢一摺。镇安贼匪。以吴亚终为大股。跧伏归顺。负嵎死守。马隘都安两股。与吴逆狼狈为奸。经吴昌寿督饬官军。将马隘都安两处贼巢攻拔。《清实录同治朝实录》实录卷之二百八: 署广西巡抚吴昌寿奏、患病未痊。请将巡抚关防。暂交布政使苏凤文护理。得旨、该署抚新莅署任。惟当力图整顿。以重地方。著于病势稍愈。即行接印视事。以副委任。
○以广西布政使苏凤文署巡抚。 
    而这时吴亚终被覃远琎率楚勇围困在归顺州,两个弟弟战死,他脚部受伤,行动不便 ,四面受困,苦无脱身之路,终日思考突围之计,终于想出了一个计策,放出风声:“对转投义军援清军兵勇给予重奖,如有一杆枪来投者给赏银十两,如仅一人来投亦赏银五两,但须要杀其管带带哨官乃可”,这条计策很有效,因吴亚终是有名的土匪,四处抢掠,一些刚收编不久的清军以为他很多金银财宝,便见财起意,纷纷转投吴亚终。可这时的吴亚终被覃远琎追击得四处逃,已经是身无分文,连粮食给养都成问题,那里有钱给赏给他们?吴亚终此举本意是诱使被清军收编的农民军转投其部,瓦解一下清军的兵力,并无意真的给予赏银,当转投的叛军向他索取赏银时,吴亚终只得向其他各处山寨讨食借钱。《清实录同治朝实录》实录卷之二百十二 : 署广西巡抚苏凤文奏、镇安官军叠获胜仗。得旨、著即严饬。覃远琎乘胜进剿。将归顺州匪巢克日攻拔。以靖边圉。
     同治六年中秋之夜,小张三攻陷了当地村民聚集避祸的老虎岩(又作“大虎岩”,现德保县老虎洞旅游景区内,位于德保县都安乡东北约八里,该岩以一个可容数百人的巨型岩洞著称)。截断了镇安府清军的粮道。针对小张三的卷土重来,覃远琎与李云梯分路进逼老虎岩。然而,就在清军准备发起进攻之际,吴亚终的计策终于有了大收获:左江镇记名总兵李士恩手下一个被招抚的名叫韦日新的哨长,因贪污、克扣部下军饷,担心受到惩处,又受吴亚终“悬赏”的诱惑,便刺杀了营官游击罗合盛,投靠了小张三。事起仓促,总兵李士恩见军情不明,又怕有更多的清军反水投敌,危及自已,急忙移营退扎。大清朝庭十分震怒,下旨把李士恩革拘捕法办。而覃远琎身为统帅,其咎难辞,受到“摘去顶戴,拔去花翎”的惩处。《清实录同治朝实录》实录卷之二百十四:○又谕、苏凤文奏、击退龙州逆匪。乘胜追剿。并请将文武各员惩处各一摺。龙州匪首彭沅垄等纠党窥扑太平郡城。经苏凤文督饬镇道各员叠次进剿。攻破贼巢。捦斩匪首多名。郡城解严。办理尚妥。仍著迅饬该员弁奋力进剿。将龙州窑头等处贼匪早日荡平。以除边患。在事出力员弁。著苏凤文择尤保奖。毋许冒滥。总兵李士恩剿办吴逆股匪。规取大虎岩。正在相机进击之际。突有哨长苇日新戕官通贼情事。该总兵移营退扎。几为贼乘。庸劣无能。已可概见。其平时募勇轻率。更恐有侵饷贻误情事。记名总兵李士恩著即行革职。提省查讯。如有前项情弊。即著从严参办。其现存部勇。既经苏凤文责令覃远琎派员接管。即著饬令该道员认真整顿。俾成有制之兵。覃远琎有统领之责。于哨长戕官通贼。疏于防范。亦难辞咎。著摘去顶带。拔去花翎。以示薄惩。哨长韦日新侵蚀银两。胆敢挟嫌将罗合盛刺杀。密令叛党句贼应援。实属罪不容诛。著赶紧查拏正法。以申军律。一面檄饬覃远琎督军将大虎岩踞匪歼除。进兵归顺州。节节埽荡。毋任迁延。将此由四百里谕令知之。  
《清实录同治朝实录》实录卷之二百十九 :----著苏凤文督饬覃远琎奋力进剿。克期殄灭。毋稍延缓。
     此时的覃远琎可谓身心俱疲,一方面清庭连下圣旨,要限期剿灭义军,催得很紧,而义军又历经多年征战,熟悉地形,异常颃强。这个大虎岩地形险要,岩口在半山上,就象一只老虎蹲着,岩内宽阔,可驻扎几千兵马,四面皆是悬崖峭壁,易守难攻。山下即是茶马古道,咽喉要地,小张三扼守在半山的大虎岩里面,在山上设立瞭望哨,凡看到清军靠近,即以大小石块掷滚下山,清军非死即伤,清军的运粮队伍不能通过,断了镇安府城的粮饷。其时正值秋冬之际,山上缺水,常派遣兵卒下山运水,覃远琎抓住机会率军拦截,双方展开激战,清军人多势众,武器比义军的好,渐占上风,并趁取水义军溃逃时尾随攻进大虎岩,小张三逃入归顺州。
《清实录同治朝实录》实录卷之二百三十 ;○又谕、苏凤文、冯子材奏、太郡官军。叠克全茗等处贼巢。疏通镇安饷道。苏凤文奏、镇安官军。收复东山寨等处。并攻克大虎岩。现仍督军进剿各一摺。龙州匪股纷扰。虽经官军攻拔下冻岩寨全茗等处贼巢。歼捦匪首黄忠传、陈七等多名。疏通镇安饷道。而龙英向武镇远等土州地方。匪踪麕聚。尤应及早歼除。著苏凤文、冯子材、仍饬姚茂田等军乘胜进攻。并知会谅山夷官两面夹击。迅埽边氛。一面檄饬各该地方文武。于要隘处所实力严防。毋稍疏懈。东山寨等处匪巢林立。经道员覃远琎会同李云梯各军。分路攻取。将大虎岩一带贼垒。悉数蹋平。余匪向归顺州大道墟等处遁去。逆匪吴亚终势力渐衰。潜结镇远向武各股逆窜扰右江河道。希图牵掣官军。该逆负固稽诛。正宜乘此声威。一鼓聚歼。著苏凤文严饬覃远琎等。会合下游巡防水师及刘玉成等军。奋力剿击。以期埽穴捦渠。
      同治七年三月,覃远琎收复了天保县(今德保县)旺峒、陇峒后进攻郎家圩,小张三退据州城,在城外筑营30余座,清军亦环营于外围困。同治七年七月,双方展开激战,覃远琎先让人收买归顺州看门义军,打开城门,放入清军,覃远琎率军大举进攻,终于收复了归顺州。小张三在乱军中战死,吴亚终率残兵退守三台山、安德,覃远琎继续进兵围剿,派参将石绍全、都司汪正明率部由东路进攻,张双红等由西路进攻,两面夹击,吴亚终抵挡不住,溃逃出越南,后被冯子材率兵出关围剿,在越南高平省那宥城被炮轰中弹受伤,饮孔雀血治伤中毒而死。《清实录同治朝实录》实录卷之二百三十五 :○又谕、苏凤文奏、官军剿贼叠胜。收复归顺州城。并派员赴楚采办军火。苏凤文、冯子材奏、太郡官军。追剿叛匪获胜各摺片。归顺一州。地处粤西极边。逆匪吴亚终逃逸后。其党黄崇渶等负险抗拒。经道员覃远琎调派张友田、马正龙各军。连番剿击。逆党就歼。马正龙等分攻州城。蹋平城外各贼营垒。当将州城收复。逃匪悉为官军所杀。惟新墟一带余匪。俱向三台山旧巢窜去。仍著苏凤文檄饬覃远琎、督率将士。乘此声威。迅图埽荡。以清边圉。
    小张三战死,吴亚终外逃之后,余部被逐一扫清,战事结果。至此,左江流域的匪患基本平息,边民生活渐趋稳定。
    覃远琎就任左江分巡道以来,克尽职守,殚精竭虑,亲冒矢石,冲锋陷阵,奋勇杀敌,收复十几个州县,战功累累,立下汗马功劳。他本是一介书生,自命清高,与世无争,但因出身湖南,无形中烙上了湘西系的印记,无端陷于派系之争,被冯子材刻意弹劾,参上一本,虽经清庭派员调查,实属无辜,但已心灰意冷,便托病请辞回家休养,把兵权交给了冯子材统领《清实录同治朝实录》实录卷之二百四十 :○又谕、苏凤文奏、镇安官军连克匪巢一摺逆首吴亚终、屡被官军击败。遁入越南。余党犹踞三台等巢。恃险抗拒经该处团勇。分投攻击。叠有斩捦。连克三台安德等贼巢。并将湖润寨另股贼匪击败。剿办尚为得手。惟各股余孽。现均遁入越南。与镇郡相去非遥边外游匪素多。易于句结。而太平龙州所属各土司。处处接壤。密迩贼踪防剿均形吃重。且吴亚终曾句结越南弄匪。攻扰洛阳九葑等处。并有欲袭下冻等处之说。是贼情狡谲异常。尤须及早尽数歼除。方免延蔓。覃远琎已因病交卸兵事。冯子材统带各营。责无旁贷。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五     再度出山,  威震边关
    
    世人皆知抗法英雄刘永福、冯子材,却不知与冯子材并臂作战的无名英雄覃远琎。同治年间,时值法国入侵越南,越南各地纷起反抗,兵荒马乱,盗匪趁机劫掠,匪患十分严重,时常侵扰我国边境,历任地方官屡剿不克。边民不烦其扰,纷纷迁移,成了我国边境的一大患,清庭遂调刚到任南粤几个月的广东巡抚刘长佑到广西勘乱。刘长佑曾任广西巡抚,后来升任津冀总督,因在津冀剿捻军不力被贬南粤,此次奉调广西剿匪,他极为重视,欲一改政声,急于立功,以雪前耻。他从西江溯江而上,沿途细察,一路了解详情,做足了准备。此时正需得力将领为他效劳,冲锋陷阵。而覃远琎是他老乡,在同治元年克复浔州城的战斗中有过合作,彼此熟悉,这些年来覃远琎在广西剿匪成绩突出,攻无不克,早已威名远扬,所以他刚到广西便向大清朝庭奏请让覃远琎前来统兵协助。《道员协助边防疏》:臣等钦奉同治十一年七月初八日上谕:刘长佑、冯子材奏官军暂留越南,现筹选练 防军慎固封守。着俟大军人关,即于边境各要隘妥筹布置,毋稍疏虞等因。钦此。伏查太平 镇安沿边一带,关隘久废,城堡鲜完。大军将次人关,亟应遴派干练大员周历履勘,量加修补,以重边防。并酌带兵勇数营,择要部署,协助堵剿。查有候补道覃远琎才识练达,历著 勤劳,于沿边情形尤为熟悉,堪以札委办理。除饬该道迅即前往,会督地方文武整顿堡隘,. 并就近帮同提臣子材筹布兵勇,务臻周固外,理合附片陈明,伏乞圣鉴。谨奏。
    大清朝庭也知道覃远琎是个能干将才,同意他再度出山领兵守卫边关,清除匪乱。《清实录同治朝实录》实录卷之三百四十三: ○戊辰。谕军机大臣等、刘长佑、冯子材奏、各属剿捕匪徒情形。暨整顿沿边关隘各摺片。----太镇沿边一带。关隘久废。不足以固边防。现在大军将次入关。亟应及时修补。毋任荒废。刘长佑已派道员覃远琎前往。会同地方官周历履勘。量加修葺。所筹甚是。惟当饬令该道认真经理。务臻周密。应如何布置兵勇。以资捍御。即著覃远琎就近帮同冯子材妥为料理。将此由五百里各谕令知之。
    由于边关连年战事,各关隘被炮轰火烧,损坏严重,为巩固边防,刘长佑令覃远琎率领十营兵勇一边剿匪平乱,一边修整关隘边防,把各个关隘修筑加固。覃远琎把九营清军布置到沿边各个关隘:在太平府、镇安府、归顺州各布置两营清军,在下冻州(今广西龙州县西北下冻镇)、凭详州的各个关隘布置三营清军,他亲率一营清军在各个关隘要地巡逻。严密防守。同时对各残余股匪进行围剿,搜捕漏网之鱼,当年剌杀罗合盛的哨长韦日新潜逃到百色,亦被博获归案。经过两年的大力剿匪,逐渐肃清沿边匪患。《剿捕沿边土匪疏》:同治十一年十一月十七日 奏为剿捕沿边各属土匪情形恭折。仰祈圣鉴事。 -------至沿边郡属,关禁废弛,由来已久,现在奏奉谕旨,整饬关隘,候补道覃远琎所带营勇将次到防,臣等当督饬该各文武申明关禁,妥布防军,以期内安外攘,仰副圣廑-----《清实录同治朝实录》实录卷之三百四十六○又谕、刘长佑、冯子材奏、剿捕沿边各属土匪情形一摺。广西岑溪等处土匪。叠经各路兵勇会同地方官。将首要各逆拏获。斩馘多名。剿办尚属认真。惟各属伏莽尚多。非摉捕净尽。不能永除后患。仍著刘长佑等督饬各路兵勇及各该地方文武。将逃窜余匪悉数剿除。并将善后事宜妥为筹办。以靖闾阎而清遗孽。所有此次出力官绅。准其先行存记。汇案酌保。至沿边关禁。废弛已久。亟应大加整顿。覃远琎所带营勇。计将到防。刘长佑等务当督饬该道、会同该地方文武修整隘口。《广西通志》:同治十年(1871年),广西提督冯子材率防军16营驻守龙州,十一年派防军分守各隘,替代兵勇,此为防军守边之始。十二年时驻守边关有左、右路军,左路军10营由记名总兵刘玉成统率(后为黄桂兰)驻守镇南关外,为关外防军。右路军10营由候补道员覃远琎统率(后为赵沃),驻防关内,为关内防军。清史稿 卷百二十七 列传三百十四:十一年,广西巡抚刘长佑檄道员覃远琎率勇十营办太平、镇安二府边防,冯子材亦调回防边。
    同治十二年初,法国对越南虎视眈眈,频频对越南用兵,而越南国力空虚,残弱不堪,不能敌。覃远琎久驻边防,对情况比较熟悉,预料到法军即将大举侵略越南,其攻占越南后必定向中国进犯。逐向刘长佑汇报,提出对策:一,帮越南训练军队。二,选派干将巩固边防。刘长佑听取意见,向清庭上奏。《越南未能自强疏》:同治十二年三月初十日 奏为越南国势未能自强,广西援军难以兼顾。恭折密陈,伏祈圣鉴事。 --------惟中外并顾,必文武兼资,胜任之员实难其选。 查候补道覃远琎、镇安府赵沃、梧州府徐延旭皆夙悉边情,颇谙军事,督剿或不足,办防则 有馀也。至越南素为恭顺,粤西实与比邻,苟可手援,断难膜视。------又据督办边防候补道覃远琎禀称, 营次太平, 访闻昔年通贼妝官之营弁韦九、 廖四二人, 经前抚臣奏明饬拿有案,现犹改易姓名,潜匿百色地方。《清实录同治朝实录》实录卷之三百五十:○甲辰。谕军机大臣等、刘长佑奏、越南国势未能自强。援军难以兼顾一摺。越南近日情形。益加贫弱。黎裔等患。近在国中。滨海地方。又为法国蚕食。其势岌岌。几难自存。该国不能自强。动招外侮。在中国抚绥藩服。自难恝然。第越境用兵。可暂而不可久。越南前次变乱。业经调兵深入援应。以示怀柔。若长恃中国兵力。其势断难兼顾。兵法以逸待劳。自应先防后剿不宜舍己从人。刘长佑阅历较深。于此中机宜。必能洞悉。著随时会商瑞麟。统筹全局。慎固边防。越南如有缓急。边境防军。即可遥为声援相机进止。并著檄令覃远琎等加意设防。严杜奸徒句结。毋稍疏懈。
     覃远琎这次重新统兵的主要任务一是巩固边防,二是剿除边境余匪。他到任后迅速部置剿匪,同事积极做好防守准备工作,防御法军的侵略。从刘长佑的《驱除西隆等匪裁并越南防军疏》来看,覃远琎排兵布阵确有水平,安排得井然有序,周到严密 ,攻防结合,互相策应,显示了良好的军事才能。《驱除西隆等匪裁并越南防军疏》:同治十 二年闰六月十九日至督办边防候补道覃远琎前据禀报,行抵太平府城,即饬元字中、右两营分驻镇 安要隘,专防保乐、白苗,新胜一营分驻归顺,专防越南铁厂大岭各隘,新中、新前、新右 三营分驻下冻、凭祥各土州,专防镇南平而水口各关,新左一营分驻土思州,新字捷勇一营 分驻下雷土州, 以杜越南禄州通贼僻径, 且为太镇两郡居中关键。 该各营将备先后禀报到防, 与臣子材派出各营声势均尚联络。覃远琎自率新后与亲兵两营往复警巡,兼资策应。其太平 府属关隘已据周历勘明,择要修补,现赴镇安边境查看情形,分别禀办,署镇安府知府赵沃 随同覃远琎在下雷一带履勘。-------《清实录同治朝实录》实录卷之三百五十五 :○谕军机大臣等、刘长佑、冯子材奏、西隆西林踞匪。悉数歼除。裁并各军。并叠获匪犯情形一摺。西隆西林两属之峰峝岩毛草坪等处贼巢。经官军先后攻克。毙贼多名。惟该处近接黔疆。匪踪出没无定。难保无余党窜伏。仍著刘长佑等督饬该处地方文武。实力摉拏。以清余孽。防剿越南各军。现经冯子材裁汰挑留。分扎关内外其镇安归顺及各土州要隘亦经覃远琎派营分驻。
      由于法国正与越南开战,清庭为免战火烧身,令驻扎在越的清军回防边界,清史稿 卷四百十九 列传二百六:是时防越诸军尚八千人,长佑檄刘玉成引军北还,以六营屯关外诸隘,四营屯归顺、龙卅,令覃远琎八营分驻关内。
     法军于同治十三年正月攻占河内,南兵向我国边境靠拢。黄崇英逃出越南后一直蠢蠢欲动,法军攻占河内后,黄崇英与法军取得了联系,勾结在一起,企图借法军打回中国。
     针对法国在越南的举动,大清密切关注越南的形势,刘长佑令覃远琎随时掌握越南的情况,并结合各方情报,提出要提前做好防范准备工作。《越南积弱不振豫筹保卫边境疏》同治十 二年十月二十九日 奏为越南积弱不振,各匪乘机肆扰,现仍督饬粤军防剿兼施,并豫筹保卫边境情形。恭 折具奏,仰祈圣鉴事。 窃臣于本年六七月内曾将粤军分扎边关内外,扼要设防,相机援剿,各缘由先后奏报在 案。数月以来,查悉越南各匪多在宣光、河阳一带,间有零股分出掳劫,并未攻袭城池,边 境尚为安靖。兹于十月二十二三等日,叠据总兵刘玉成、候补道覃远琎禀报,探悉法兵于初 一日攻破越南河内省城,官多被掳,兵有伤亡,--------粤西、太镇、南宁三府,均与越 南毗连,卡隘纷歧,绵延千里。刘玉成、覃远琎两军共勇八千馀人,合则见多,分则见少。《清实录同治朝实录》实录卷之三百五十九谕军机大臣等、刘长佑奏、越南各匪肆扰。现饬粤军防剿。并筹保卫边境一摺。越南各匪。在宣光河阳一带。分股掳劫。据报法国带兵攻破越南河内省城。官多被掳。兵有伤亡。并有黄逆崇英与陈四黎大各匪。乘机攻袭太原山西。奸民游勇蚁附鸱张之信。北甯现亦戒严。刻下越南各匪。乘机肆扰。深恐该逆假充外国名色。或句结为患。必至又启衅端。粤西太镇南甯三府。均与越南毗连。该处止有刘玉成、覃远琎两军。兵力甚形单薄。现越南夷官踵营求救。自应相机防剿。以顾外藩。
此时的大清朝庭内忧外患,积重难返,病入膏肓,已经无力协助越南抗拒法军,也不想和法军发生战争,严令边防守军约束部队,不准和法军发生冲突。《清实录同治朝实录》卷之三百六十二:○谕军机大臣等、瑞麟、张兆栋奏、越南股匪。与法国兵互相攻击。情形未定。拟请固守边围。相机筹办各摺片。法国与越南构兵。踞其河内省城。股匪刘泳幅等乘机肆扰。与法兵互相攻击。现闻法国已与越南议和。因股匪猖獗。回国添兵往剿。该国事势纷纭。情形未定。中国自当扼要驻扎。固守疆圉。未便越境用兵。转致生事。瑞麟等已檄郑绍忠带勇二千名。驰赴钦州附近扼扎。著饬令该总兵随时查探。遇有越南匪徒窜至边界。立即会同地方文武实力堵剿。其洋面交界处所。并著认真防堵。毋任窜越。粤西防军。向扎越南高平谅山二省。已由瑞麟等知照法国领事。毋得进兵侵犯。该处粤军。亦不向河内辖境前进。免至互启猜疑。有伤和好。著刘长佑饬令覃远琎等遵照办理。《遵旨剿抚越南匪徒疏》:同治十三年六 月二十一日 奏为遵旨现筹剿抚越南匪徒,及越南近日情形。恭折具奏,仰祈圣鉴事。------又因候补道覃远琎报丁父忧,改委候补道赵沃交卸镇安府事,就近接统其军。该二员颇晓戎略,兼悉边情,越南官民均所信服。




    同治十三年四月,覃远琎因为父亲去世,报丁忧归里。作为统帅大军镇守边疆的大员,却无任何财物可带,官船空空,只能用一对石雕狮子镇船。后来,覃远琎的后人将那对镇船的石狮子捐赠给了石门文庙博物馆,现展览于文庙正门,作为覃远琎为官清廉的历史见证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全文参考资料:
1,《清史稿》2卷
2,《清实录》共26卷
3,地方志书:《大清一统志》版图、《广西通志》、《浔州府志》、《鬰林州志》、《归顺州志》、《镇安府志》、《百色厅志》、《容县志》、《陆川县志》、《靖西县志》、《南宁府志》、《德保县志》、《北流县志》。
4,其他文本:《刘长佑传》、《冯子材传》、《张凯嵩传》、《中国历朝历代版图》、《清代徵献类编》、《清代巡抚年表四卷附录》、《清代名臣奏议》、《清代法事外钞》。


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

精彩

感动

搞笑

开心

愤怒

无聊

灌水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中华覃氏网提醒您: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 
上一个 下一个